新书《逍遥小地主》发布请多支持!

  造纸的工艺张超有,别说造些简单的草纸,就算造较好的皮纸、竹纸、麻纸甚至是宣纸、毛边纸,张超都有工艺。虽然有工艺不等于就马上能造出纸,可有工艺在手,造出纸也只是时间问题。

  造纸术在南北朝时迅猛发展,到如今已经是遍地开花。总的如说,如今按造纸原料可分为五类纸,以麻为主料制成的麻纸,以桑皮、青檀皮、楮皮等制成的皮纸,以竹子制成的竹纸,还有混合多种原料制的浆纸,用废旧纸加新料为浆的还魂纸。

  益州的麻纸,是如今纸中上品,有白麻纸、黄麻纸、麻桑纸、麻布纹纸,朝廷的诏令、奏章等各种文书均用白麻纸,抚慰军旅,用黄麻纸。

  历史上最有名的宣纸,也属于皮纸的一种,是以青檀皮为主原料造的纸,因产地泾县,属于宣州,而得名宣纸。但是此时,张超还没听过宣纸之名,估计要么这宣纸还没造出来,或者是还没有改良工艺使得纸张达到扬名的程度。

  如今真正的造纸中心还是益州,益州麻纸以麻为原料,种类繁多,品质上乘而且他们生产的麻纸还普遍在制造过程中加入了专门的药剂,使得纸可防虫蛀。

  秦琼已经去了同州上任,但长广公主却是留在京城的。张超和崔莺莺拜见,长广公主倒是很热情的招待了二人。

  “十三娘啊,你上次送的香水我真的非常喜欢,上次我进宫拜见陛下的时候,陛下的好多妃嫔们也想托我向你订些香水呢。”

  “这个没有问题。”崔莺莺的香水生意做的很不错,她没有开店,而是只在这个上层的圈子里卖,有点神秘,却反而十分受欢迎,宫里的嫔妃,名门中的贵妇,贵族家的千金,如今谁不知道张家的香水。

  高密公主是李渊四女,长广公主是李渊五女,两人是紧挨在一起的姐妹,关系还是很不错的。高密公主和长广公主也样,现在的丈夫都是二嫁的。高密公主先嫁的长孙孝政,后改嫁段纶。

  段纶原是隋朝兵部尚书段文振的儿子,曾举兵迎接李渊入关,后又为李家招抚安定巴蜀。在益州左仆射窦轨率兵入河南协助李世民攻打洛阳期间,接替窦轨镇守巴蜀,担任益州总管,功封纪国公。

  去年冬,段纶入京朝拜,然后朝廷裁撤四行台,益州行台也被撤了,段纶暂时被留在了京中,还未返蜀。

  张超早听闻,段纶在巴蜀权柄极大,有自行其是的权力,可以设官授官。巴蜀在隋唐之交,并没有受多少战火,可以说是极为富裕的。

  益州的造纸业更是其中极有名的赚钱产业,听说段纶手伸的很长,早在这些产业里插足。不但自己也在益州建了数个大造纸作坊,甚至把持着益州的麻纸运往长安洛阳等地的销售。

  段纶虽然在蜀中没几年,可却已经跟个土皇帝一样了。那些造纸作坊虽然不少也都是些当地的大族手里的,可那些地头蛇却是顶不住段纶这条强龙的。

  这次段纶没有马上回蜀中,也因为朝廷陆续接到了好几个告他谋反的密报,但朝廷派人去调查却什么都没查到。

  张超估计,密告段纶谋反的,肯定就是蜀中的那些被他搞过的当地大族。只可惜段纶是附马,而且本身在蜀地也没有搞什么大新闻,因此仅凭点捕风捉影自然是告不到他的。

  李渊除了这几年生的那些年幼皇子公主外,早年生了五子五女,其中四嫡子一嫡女。嫡三子李玄霸和庶五子李智云已死外,其余三子五女都已经是娶妻嫁人。

  长公主长沙公主、驸马冯少师,二公主襄阳公主、驸马窦诞,三公主平阳公主,驸马柴绍,四公主高密公主,驸马段纶,五公主长广公主,驸马秦琼不在。

  因为张超是长广公主附马的义子,因此大家对他倒也挺客气,尤其张超如今在京也挺有名气的,上次皇帝夜访张府,柴绍就也跟着去过,不过那次张超跟柴绍倒也没说上几句话。

  不同是宋明清几朝驸马,唐初的驸马是很受重用的。不会如晚唐宋时当了驸马,就不能再受实职要职。更不如明清驸马一样,尚了公主,甚至都不能跟公主住一个府上,连想亲热一次,还得提亲向公主的嬷嬷请示,还得花钱。

  如李渊现在这五个驸马,大驸马是在秦王府任职,算是混的最差的一个了。二附马窦诞,也是已故皇后的侄子,如今是安丰郡公、刑部尚书。

  “要买纸吗?这是小事,你要多少,我回头跟管事说声就行了。”段纶对于张超想要买纸倒是没怎么在意,段家现在可是掌握了益州麻纸的大半销售,尤其是长安洛阳等地的益州麻纸,都要经过他手。

  “比较多?能有多少?”段纶笑笑。益州大造纸坊就有上百家,还不算上那些小的家庭作坊,大大小小的造纸作坊,每年产出的纸是相当量大的,甚至能供应关中和河南、山南、河东等大半天下。

  张超需要的纸张真的很多,基本上现在印刷术是张家独此一家,而凭着张超的名望人脉,他又接到了很多印书单子,既有朝廷的,也有私人的,还有寺庙和张家书坊自己的,最近还有道观主动来找张超印道经的。

  尤其是印刷书比手抄便宜好几倍,这更是诱人,更别提印刷书的精准,以及雕刻的新张体字精美,还有印刷的快速。

  随便印一套书,千本起印,一本起码也是数卷甚至十几卷几十卷。哪怕只有十卷,一卷百个板,十卷一千个版,意味着一套书起码是一千页,一千本,那就是一百万页。

  纸坊造的纸比较大,买回来一张来裁成多张,但一百万,这也是个惊人的数字。可以说,印刷术是真正的在改变传统的读和写的方式。

  印刷坊打破了抄书的种种限制,不过现在还面临着纸的供应问题,麻纸用来书写不错,雕版也不错,但还是太贵了些。

  张超本来想要谈谈长期供应合作,看顺便能不能把价格减一减。不过他看着段纶这样子,最后还是笑着没再多说什么。

  《唐朝好地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小说,笔下文学转载收集唐朝好地主最新章节。

F